轮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轮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男友九岁半[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49:00 阅读: 来源:轮毂厂家

【1】

宋小昭随手将小电驴丢在校门口然后抓着保安大叔的粗膀子就问“师傅你看到我班上那个蘑菇头奶白奶白的小帅哥了吗就是前几天刚把公司LED大屏拆了的那个。”

保安大叔想了想说“上星期用鞭炮把顶楼的梯子炸坏的那个”

宋小昭叹了一口气答道“没错就是那个。”

“哦哦那个啊。”保安大叔指了指综合楼所在的位置说“往办公室跑了手上拿了一份文件说帮你交的。”

什……么他居然真去了

一想到早上起床看见他留在桌子上的字条她就气得要喷血。字条上是这样写的宋小昭居然写文这样影射你们公司和总裁我要告诉你们老板

宋小昭撒丫子就往办公室跑结果在一楼楼梯口和沈星尘撞了个正着。

“沈星尘你这个小王八蛋给我站住”

站住站住才有鬼了沈星尘挥了挥手上的稿子屁股扭得风骚无比他朝着宋小昭喊道“这样吧宋小昭你追我如果你追不到我我就……嘿嘿嘿……”

“神经病啊你”她是倒了什么霉捡了个熊孩子进了家门而现在这个浑蛋正在威胁她的生命啊要是她的文到了老板的手里她不得直接滚回家啊

好歹她也不是白长了这么一双大长腿抓不到一个九岁半的毛孩子还像话

眼看着沈星尘就要推开老板办公室的大门宋小昭及时地抓住了他的牛仔背带裤谁知还没站稳只听见沈星尘甜甜地喊了一声“方叔叔好”

方方方……方泽

宋小昭以最快的速度调整好仪态、呼吸自以为风姿绰约地笑了起来“方泽你好啊能在这里遇见你真是巧啊。”

回答她的是空无一人的走廊。

趁她松手的空隙沈星尘完美地金蝉脱壳只见办公室的门被他从外面推开宋小昭的心瞬间就凉了。

宋小昭砰的一声推开大门这下她是彻底傻眼了。

沈星尘那个浑蛋呢她亲眼见他推门进来人呢还有……方泽在这里是怎么回事最重要的是老板看她的眼神又是怎么回事

“宋小昭同志。”

被老板这么一叫她吓得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是……是”

老板站起身严肃的脸突然笑成了一朵花全是褶子与此同时宋小昭的手被狠狠地握住“恭喜恭喜”

“恭喜……什么”恭喜她要被炒鱿鱼了吗

老板朝站在一边的陌生男子努了努嘴然后说“你未婚夫说你身体不好所以他来通知我这个好消息。宋小昭恭喜恭喜啊”

妈的宋小昭在心里爆粗。谁能告诉她现在是什么情况这男人是谁未婚夫又是什么鬼哪门子的恭喜她什么时候身体不好又是什么时候多了个结婚对象虽然这个未婚夫长得还真是不错啊。

最让她头疼的是……这诡异的现场还有方泽。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站在一边的陌生男人拉出了门她瞠目结舌地任人宰割没走几步方泽就追了出来。

“宋小昭。”方泽喊她的名字“没想到你要结婚了真是恭喜了。”

“我什么时候要结……”

一边的陌生男人打断她的话“真是感谢方先生关心我总听我们家小昭说起你呢今日一见果不其然方先生真是跟小昭口中说的一样——衣冠禽兽啊。”

“……”什么

方泽脸上明显挂不住了他尴尬地扯了扯嘴角道“小昭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说。”

陌生男人朝天翻了个白眼后走到了一边宋小昭刚想开口解释方泽就说“今晚我们吃顿饭吧我也想亲口对你说声抱歉。”

【2】

抱歉为什么道歉不在半年前不在昨天偏偏要在现在

她慌乱中答应了方泽的邀约回过神来的时候陌生男人已经不见了。她莫名其妙被这一桩桩破事搅乱了心情揪着沈星尘骂了足足半个小时。

末了她问他拿她稿子是何居心他撇撇嘴道“你不是每天在公司里都被骂得老惨吗既然干得这么不开心为什么还要留下来”

“因为我要生存啊。”

“我看是因为方叔叔吧他不是你初恋吗……”

她再一次在心里爆了粗为什么现在的小孩都这么浑蛋

然而不论她如何狡辩不容否认的事实是方泽是她的初恋她来这里工作三年的原因没有别的只是因为方泽在这里。

方泽比她大一届是学院里的模范生。她读一年级的时候二年级组织迎新她一眼就相中了唇红齿白的方泽。当然相中方泽的不只她一个人于是她走上了和一堆情敌拼成绩、拼相貌、拼身材、拼背景的不归路结局惨败。

毕业后她打听到了方泽工作的地方整整干了三年的临时工。当初她追方泽的事全公司皆知方泽也不是铁石心肠答应和她在一起结果没几天方泽就劈腿了——之前大学的美女学妹陆安妮也来了他们公司方泽就屁颠屁颠儿地追人家姑娘去了。

即便她知道今天去赴方泽的约很犯贱但她想给自己一个交代。过了今天她就彻底忘了方泽吧。

饭桌上两个人倒没有想象中的尴尬方泽一直在灌她酒三杯下肚她就不省人事了。

宋小昭醒来的时候依稀记得昨天晚上她醉酒后是跟方泽在一起的然而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的却是沈星尘那张奶白无辜的小脸。

他正不怀好意地看着她……

“啊——”宋小昭一个激灵跳了起来手忙脚乱间只听见靠在床边的沈星尘慵懒地笑道“遮脸。”

“哦。”宋小昭双手捂住脸颊透过手指的缝隙她看见沈星尘依旧是那张纯洁无辜的脸配上不怀好意的笑容“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沈星尘撇撇嘴走到她面前不满地道“在你的房间里也并没有什么幸福感胸小技巧差你以为我愿意”

宋小昭赶忙穿上衣服伸手狠狠地捏住他的脸蛋白了他一眼道“九岁半的小孩子毛还没长齐你能知道什么鬼”她打开衣橱换上工作套装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转过身来问“对了方……方泽呢”

用脚指头想就知道这个胸小无脑的女人现在又在幻想前男友了沈星尘冷着声音说“宋小昭你该不会真以为昨天送你回来的人是方泽吧”

她觉得好笑反驳道“不是方泽难道是你快点儿换衣服去上学了。”她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命令道“还有请叫我宋阿姨。”

沈星尘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宋阿姨宋脑残才对吧

【3】

和前男友约会喝到烂醉这种事情要被是放到天涯上又会引来一阵唏嘘可惜这个前男友不是别人是方泽啊况且事已至此她还能怎么办不过方泽知道她有男朋友还把她灌醉了这又是怎么回事不行她得找方泽问清楚。

沈星尘在卫生间里刷牙听到关门的声音宋小昭跑出去了。

得他真是服了这女人看来是跑去找方泽了。

宋小昭在办公室外走了好几个来回最终停下来敲了敲门道“方泽你在吗”

里面过了很久才有回应“在。什么事”

比起昨晚在餐厅里的温柔今天的方泽似乎有些不耐烦。

她犹豫了半晌答道“我想了很久我知道我们之间是到了尽头你的道歉我也接受了况且我也是要结婚的人了。”她撒了个谎又说“但是我不明白昨晚你那样对我又是因为什么”

里面迟迟没有声音过了一会儿方泽问“你说的是什么事”

她一愣没想到方泽会装傻于是她只好解释得更直白些“昨晚……我们有没有……”

话刚说完办公室的门猛地被人从里面拉开然后啪的一声没给她反应的空隙她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

陆安妮抱胸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怒斥道“宋小昭你还真是不要脸”

她捂住脸难以置信地看着陆安妮脖子上的吻痕还有缓缓走过来衣衫不整的方泽。亲热被打断方泽黑着脸语气难听得要命“宋小昭你是不是太自信了点儿半年前我都没跟你发生什么现在一样不可能”

陆安妮轻哼了一声无礼地笑了起来。

她像是一只被人赶尽杀绝的丑小鸭全世界仿佛都在嘲笑她的自作多情。

宋小昭低下头像是落败的小丑不自觉地在鞋子里蜷起脚趾任由陆安妮故意撞她的肩膀往前走。

忽地一个宽大有力的手掌从下面将她的额头托了起来。只见一个男人站在方泽的面前声音不愠不火平静却又力量“邀请一个有夫之妇去喝酒地点定在宾馆楼下把对方灌醉而且还在酒里加了东西现在却把包袱甩得一干二净真要脸”

方泽的脸瞬间就黑了。

男人搂住宋小昭的肩膀头也不回地往前走走到陆安妮的跟前他停下来目光瞥向她的脖子说“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啧真是有伤风化。哦对了你甩小昭的那一个耳光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她就这样被上次在办公室的陌生男人拉走了。

宋小昭觉得自己想哭得厉害。

她耷拉着脑袋听见前面传来他的声音。

“你是脑残吗你是有多想倒贴方泽宋小昭你可不可以再蠢一点儿”

她气不打一处来对着他就撒火“莫名其妙啊你这个人我怎么知道陆安妮在里面我怎么知道方泽他做了事不承认啊”

“你才莫名其妙吧哪个女人像你一样非要别人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情”

没有做过的事情……宋小昭傻眼了。

她愣愣地看着男人的脸靠了过来停在距离她鼻尖不到五厘米的地方他张开嘴轻声道“我之前就提醒过你了昨天和你在一起的人不是方泽是我。”

“……”

不对他是谁啊

宋小昭觉得自己快要昏厥了她颤抖着嘴唇难以置信地问“你……你是谁”

男人抿起嘴唇笑得无比风骚这个笑容……

“宋小昭我是沈星尘啊。”

【4】

宋小昭因“压力”在公司晕了被人扛回了家。

沈星尘在厨房里忙成了风车等他好不容易熬完一碗粥回到卧室的时候宋小昭已经醒了。她缩在被子里狐疑地盯着门口的360度无死角美男。

天啦给她一千万她也没法相信这就是那个麻烦精沈星尘啊

“喂宋小昭你是被我的美貌给吓傻了吗不过没关系你不是第一个有这种反应的女人。”好吧这语气除了那个小鬼之外没别人有了。

所以在和沈星尘九岁半的形象生活了一年多之后她才蓦地明白了一个真相这货除了上梁揭瓦这项技能之外还能自由变换从九岁到九十九岁任意年龄段的模样。

宋小昭在心里骂了一声这都是什么鬼啊为什么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总能让她遇见呢

自从知道了沈星尘的超能力之后宋小昭就再也不能直视曾经他那张九岁半纯洁无辜的脸了。一想到自己曾经因为他长得可爱亲过他无数次宋小昭就没来由地心虚索性接下去的一段日子她都沉浸在入编考试的复习中尽量减少一切和他接触的机会。

但公司还是要去的沈星尘还是要兴风作浪的方泽还有陆安妮也总归是要遇到的。

四月下旬公司组织全体员工去外地爬山宋小昭交了两百块钱携带家属一起上了大巴车。两人坐在大巴车的最后面一路上沈星尘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不巧她又和陆安妮被分到一桌吃饭。

陆安妮要敬酒她拿着橙汁起身要碰杯冷不丁对方手一斜红酒恰到好处地泼到了她身上这下好了她的白色雪纺衬衫透得连里面的蓝色内衣都能看见了。

从陆安妮嘴角的笑意明显可以看出她是故意的。宋小昭伸手捂住了胸尴尬地起身准备离席却突然被沈星尘接下来的行为吓住了。

陆安妮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啊你看我这也太不小心了呢。”

沈星尘把咬了一半的鸡腿丢在了盘子里站起身俨然一副护犊子的模样“道个歉就完了吗 她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陆安妮轻哼了一声“那赶紧去换衣服吧。”她还没来得及笑忽地沈星尘跳上了饭桌直接走到了她的面前。

“她出门只带了一套换洗的衣服要是现在换掉了明天穿什么”

陆安妮扯了扯嘴角傲慢地答道“那就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陆安妮是在针对宋小昭可谁都不可能出来说句公道话一来这事跟他们八竿子打不着二来陆安妮的背景还是相当强大的没人愿意和她作对。

“哦是吗”沈星尘点点头猝不及防伸出小魔爪一把扯下了陆安妮的外衣。

全场哗然。

陆安妮伸手想去抢却因为沈星尘的小动作猛然摔在地上。

这下方泽再也坐不住了他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罩在陆安妮的身上然后蹲下身把她抱了起来。

这下出丑出大发了陆安妮委屈地掉眼泪“宋小昭没想到你这么斤斤计较我知道你处处针对我因为方泽最终选择了我可我没想到你居然下作到让一个孩子来报复我”

沈星尘啧啧了两声伸出食指在她面前摇了摇道“你说错啦上次在办公室门口我看到你和方叔叔都没穿什么衣服我以为你不怕冷呢可是我家小昭怕冷啊所以就只能把你的衣服给我家小昭穿咯。”

没穿衣服……办公室……

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看方泽和陆安妮比牛粪还臭的脸宋小昭又是尴尬又在心里暗叫爽。于是她赶忙捂住了沈星尘的嘴赔礼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啊。”

再然后沈星尘没机会放大招就被宋小昭给拎走了。

她黑着一张脸骂道“沈星尘你就不能让我省省心”

宋小昭关上房间的门转过身还没站稳就猛地被人一推直接倒在了白色的大床上。她被禁锢在他的温暖臂弯里睁开眼一看发现沈星尘又恢复了成人的体态他上身没穿衣服露出了完美的胸肌和八块腹肌。

他不给她反抗的机会死死地按住她不安分的双手。

“宋小昭。”他的声音魅惑而充满磁性这是要让她耳朵怀孕的节奏啊

她无辜地睁大眼睛看着他视线又触及他健硕的肌肉。

宋小昭咽了咽口水道“你能不能站起来说话你这样……太过分了。”

沈星尘勾起嘴角笑得春风得意。

他不否认顺着她的话说“我这样对你是过分了方泽那样对你就是真爱了吗”

他的口气不太好似乎是有点儿生气。宋小昭愣了愣偏过头反驳道“我说过我已经彻底放弃方泽了你不要乱讲。”

“既然放弃了为什么不离开公司为什么要任由陆安妮来侮辱你”

她垂下眼眸不吭声。

她自卑她自惭形秽她不知道如何和陆安妮抗衡。

“沈星尘我的事不用你来管我和你有关系吗你凭什么干涉我的生活”

他蓦地起身昏黄的灯光下宋小昭觉得此刻的他格外地落寞。

他苦笑了一声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然后是门被关上的声音。

【5】

其实从半年前开始她就已经彻底放弃了方泽之所以不肯离开是因为她咽不下这口气。她不相信自己比陆安妮弱可事实不容否认她差得太远了。

隔天大伙儿去爬山宋小昭却被不辞而别的沈星尘吓了个半死山也没心思爬了。她找他找了半天结果连半个人影都没看见。她担心沈星尘出事。

回到空荡荡的公寓以往沈星尘总会在她耳边叽叽喳喳说个没完现在她突然觉得耳畔清静得难受。

沈星尘喜欢管她的闲事不论是生活上、工作上还是感情上。她从前总是用对待小孩子的眼光对待他可如今看来那时候的沈星尘不论是说话还是举措都是透露着成年人的理性思考的——他的确是在为她着想。

她还记得有一次公司将LED大屏采购任务交给了她结果买的屏幕没几天就坏了她被领导骂得狗血喷头结果第二天沈星尘就把LED大屏给拆了还有一次公司浴室的热水器坏了她被派上去侦查结果从顶楼的梯子上摔了下来差点儿摔断了腿当天沈星尘就用鞭炮把梯子炸坏了。

他顶着一张无辜的脸做着一些幼稚的事虽然方式诡异但出发点总还是为了她好。可她说了那样绝情的话她想任谁都不会轻易地原谅吧。

之后沈星尘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过年的时候宋小昭回了老家宋妈神神秘秘地把她带到了镇上的一个咖啡厅说要介绍一个男孩子给她认识。宋小昭一本正经地拒绝道“妈我没这方面的打算。”

“你有中意的男孩子了”

她的脑袋轰地响了一声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那一瞬间脑海里会浮现出那个人的脸。

说到底她还是没法拒绝父母的意思。她别扭地进了咖啡厅和久等的男人寒暄了几句对方似乎对她挺感兴趣的一直找各种各样的话题试图让她注意到他。

她百无聊赖地听着一直“嗯嗯”地应思绪早就飞到了窗外。也不知她答应了对方什么男人突然站起来高兴地问“这么说宋小姐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啊”她猛地回过神。

“不愿意不可能你想都别想”

闻言她转过身看见一个约莫八十岁的老头子走了过来他冷冰冰地告诫男人“请你看看自己的德行哪一点配得上我孙女儿”说罢他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照片儿耍宝似的在对方的眼前晃了一圈“看到没这才是我孙女婿。”

“……”

照片上的不就是沈星尘那个王八蛋吗

宋小昭抑制住想哭的冲动拉着他的手就往外走还不忘打圆场说“不好意思我爷爷老年痴呆……”

“喂宋小昭。”出了门他狠狠地拧住她的耳朵“我好心帮你你居然说我老年痴呆要是我不出现你还真打算跟那头猪在一起了”

她注视着他贴满了皱纹假皮的脸蓦地笑出了声“我发现你老的样子也蛮好看的。”

下一秒他就摘下了伪装道具一双桃花眼笑得无比灿烂。

“从你的眼神里不难看出你很想我。”

他只是臭屁地自吹自擂谁知道她居然红了眼眶。他手忙脚乱地给她擦眼泪她却一把扑进了他的怀里。

“浑蛋这么几个月你跑哪里去了”

他老实巴交地答道“去了很多地方。按照你说的不管你的闲事顺便也看看我能不能忘了你。”

“啊”

他伸出手把她搂进了怀里。

“结果我发现我比想象中的更加离不开你。”

【6】

宋小昭潇洒地递上了辞呈离开公司的那一天几个要好的同事给她举办欢送仪式。她在KTV唱“我爱的人已经飞走了爱我的人他还没有来到。”之后又喝了好几瓶在路边吐得心肝脾肺肾都颤抖得厉害。

沈星尘把她背回了家她第一次在沈星尘的单人床上睡得六亲不认。

隔天早上沈星尘在厨房里熬粥她醒来头疼得厉害起床走了没两步差点儿摔倒在地上目光一斜正看见沈星尘放在桌上的字条。

字条上是一幅简笔画旁边写着三个字黎微微。

她莫名觉得那个名字有点儿耳熟但她竟忘了是在哪里听到过。

她穿着睡衣走出来坐在餐桌前沈星尘给她盛了一碗粥她问“黎微微是谁”

沈星尘的手蓦地一僵她意识到这个名字对于他而言是有些杀伤力的。

他绕开宋小昭的问题从口袋里掏出两张机票问道“趁现在有空恰好日本那边樱花节要不要一起去玩儿”

她惊呼“你哪里来的钱买机票”

沈星尘笑道“刷脸。”

反正闲来无事宋小昭还是跟着沈星尘出了国。

樱花节来日本的游客特别多两个人来得晚了只能在一家比较偏远的小旅馆里凑合一间房。

三月末清冷的月光透过窗帘照在床铺上宋小昭睁开眼听见耳畔柔和的呼吸声在那一瞬间她突然有一种冲动想去拥抱他而她的确也这样做了。

她转过身伸手替他掖好被角将欲翻身睡觉他突然就压了上来。

空气里有淡淡的香气让人没办法不沉醉在这温柔乡里。

沈星尘深邃的眼眸静静地望着她静谧的气氛里有两颗异常躁动的心脏惴惴不安地跳动着。他喉头微微滚动用喑哑的、满含欲望的声音说道“宋小昭我已经为你禁欲很久了你不该这样诱惑我。”

她没有顺着他的话题而是反问道“沈星尘你到底是谁”

她好奇他的身份好奇他的来历好奇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超能力好奇他为什么会变成九岁的模样恰好只出现在她的门口用稚嫩的声音说“阿姨你能不能带我回家”

他又是为什么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直隐藏自己的能力安安分分地和她一起生活

她不相信这一切都是偶然。

沈星尘没有说话他离开她站起身走到窗户前拉开窗帘她下意识地眯起了眼。

她觉得那晚的月光灼人像是要在她的身上烧出千百个窟窿。

他问“我们出去走走吧。”

“好啊。”

宋小昭磨蹭了半天才整理好东西刚想出门沈星尘脸色凝重地望着她问“你有没有闻到什么气味儿”

她用力地嗅了嗅复习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焦灼味道。

着火了

慌乱中两人和房间的门纠缠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门锁年久失修一时半会儿是打不开了。

她急得焦头烂额忽地发现墙壁上有一个小型的通风口拿掉上面的金属罩正好能让他缩小后的身体通过。她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推到门口道“你先出去”

空气逐渐变得稀薄她越发觉得呼吸困难了起来明明是生死攸关的事他却像是游戏似的丝毫没放在心上。

宋小昭急得要哭“沈星尘听我的你先出去”

他以最快的速度从洗手间里拿出了两条湿毛巾将一条丢给她“捂住口鼻。”

“沈星尘”她气得跳脚。

他一只手用湿毛巾捂住口鼻另一只手把她圈在了自己的怀里。

分明是死到临头了可他在身边好像死也变得不是那么可怕了。

“沈星尘……”她的额头抵在他的胸口不一会儿他的衣服就湿了一大片“你这个浑蛋都不怕死吗”

他拍了拍她的后背笑道“认识你之前我一直都是死的。”

她哭出了声一张脸扭曲得不成样子“假如我们就这么死了你还有没有未了的心愿”

“有。”他答得很快“我还没有找到一个人。”

“谁”

“黎微微。”

听到这个名字宋小昭的心毫无预兆地疼了一下。

“她……是谁”

“一个说要和我共度余生却已经把我忘记了的人。”沈星尘说“我喜欢的人。”

在意识逐渐模糊的那一刹那她听到自己的心忽地爆裂的声音。

沈星尘喜欢的人啊……

她嘲讽地自言自语“你喜欢的人啊……我还以为……”

我还以为你是喜欢着我的。

宋小昭再也喘不过气来。

【7】

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宋小昭闭上眼不理睬。她就这样在医院浑浑噩噩过了半个月。出院的那天她去了一个朋友那儿拜托他找一个叫黎微微的人。

可惜她提供的线索实在太少过了很久依然是没有消息。

从日本回来之后她就在家全职写小说签了一家大网站收入也不错。

她不知道那天在旅馆里是如何脱险的醒来的时候沈星尘在她的旁边见她醒了他红了眼眶“谢天谢地你还活着”

想起大火里他说的话宋小昭犹豫了很久说“沈星尘去找黎微微吧。”

他的身子蓦地一僵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他答道“好。”

宋小昭还是在积极地准备入编考试可是结果不尽人意。面试被刷下去的那一瞬间她抬起头被刺目的阳光灼伤了眼睛眼泪就这么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

她捂住眼睛靠在墙脚哭得撕心裂肺。

“为什么我拼命去做的事情从来没有一件事能做到”

“因为人生就是有这么多无可奈何啊。”

她猛地抬首发现沈星尘顶着那张好看的脸站在她的面前。

他又道“所以即便你那么喜欢小孩子现在的我也没能力变成一个小孩儿。”

她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把眼泪和鼻涕全都蹭在了他的衣服上。

“可是”他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我可以跟你一起造出小宝宝的。”

她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宋小昭问他“你找到黎微微了吗”

“找到了。”他答道“其实我一直都知道黎微微在哪儿只是她把我忘记了。”

宋小昭用手背把脸上的眼泪擦干净抱歉道“我也有去托朋友帮你找可是找不到。”

“那就不找了。”他拉起她的手笑得如沐春风“宋小昭咱们不找了回家。”

回家之后她就彻底变懒了每天都是沈星尘做饭刷碗、洗衣拖地她被圈养成了一头小肥猪。

可黎微微这个疙瘩还是长在她心里她怎么都忘不掉。

某天编辑问她有没有之前的废稿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她打开E盘找了半天在一个很隐秘的文件夹里找到了很多年之前写的文。

点开一看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女主叫黎微微。

她屏住呼吸脑袋轰地一下炸开了。

男主是个外星人因飞碟事故坠落地球在养伤补充宇宙能量期间只能变成小孩子的形象只有在养好伤并寻到真爱的情况下才能恢复受伤之前的模样。

男主叫……沈星尘。

“宋小昭吃饭了。”

她疯了似的跑出了卧室。

他的肌肉、他的人鱼线、他的能力、他的名字……都是她一手创造的——他沈星尘是她亲手创造出来的人物

“沈星尘我现在记起你会不会太迟”

他手中的碗啪地掉在了地上。

“对不起……”她低声呢喃道“是我不好是我忘了……”

他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死死地把她抱在怀里。

“你还记得黎微微的原型是谁吗”

“是我……”她哽咽道“对不起……”

黎微微她十六岁时候的处女作的女主角她以她自己为原型创作出了这么一个故事她做梦也没想到那篇故事里的男主居然幻化成了实体。

“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他说“我说过认识你之前我没有活过是你给了我这段精彩的人生。”

她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沈星尘我喜欢你不论是在故事里还是在我真实的人生里……”

他托住她的脑袋俯下身吻住了她的唇。

“虽然有些久但我终究还是等到了你的喜欢。”

她惊恐地睁大眼睛惊呼的空隙已经被人扔上了床。

“沈星尘……你干什么”

“吃饭……”她大叫道“还没吃饭呢”

她嘴上说着不要结果声音还是在他的挑逗之下软化成了诱人的呻吟。

“我早就告诉过你我已经为你禁欲很久了。”他勾起嘴角冷笑一声“宋小昭你别忘了我可是你的辣文男主。”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